您哪些被你和谐击垮,怎么着被自身击垮

这一集细节爆表,不注意细节就很难看懂全剧,比如,注意看时间的细节,你才能看出,Cooper偷拍照片这一节其实已经沉浸在游戏里面了,这是全剧唯一的插叙。
从进白房子植入mushroom,连接电脑系统开始,接下了的一切都是系统在读取Cooper的意识,他的记忆和内心都被一点点地挖掘,最终被“增强的现实”击垮。最后的事实是整个过程只有0.04秒。在0.04秒的增强现实中,Cooper就被击垮了!为什么是0.04秒?也许就是电影一帧的时间。
让我们来看看Cooper是如何被自己击垮的。
Cooper是一个没有明确人生目标的人,他看似喜欢冒险,但是,事实上,他的内心是脆弱的,因为父亲死于阿尔茨海默病,所以他其实也很担心自己会得这个病,于是去世界各地旅游,不是为了寻找自我,只是希望能留下点记忆,但是其实,旅游也没有改变他什么。内心的脆弱依旧,逃避现实依旧,不愿意接妈妈电话,不愿意给妈妈打电话。
进了斋藤公司,一路也很紧张,从他不停就讲话就可以看出来!
游戏测试开始。你会看到,里面的每一个人物的语言行动都依据他内心对那个人的看法,想象出来的,都是他内心的映照。整个斋藤公司里的人,包括Katie和斋藤都不知道在这0.04秒里,Cooper经历了什么。游戏测试就是对Cooper当前理解的现实的增强。
偷拍照片,这是Sonja告诉他的生财之道,于是,他做了,还得到提示:会做了小手术。就是mushroom的植入。两个都是现实的反映。在进入游戏之前,他想拍照,但是没有成功,因为Katie回来的太快了。进入游戏之后,马上虚拟了这些。
打地鼠,这是对常规的游戏测试的虚拟。打地鼠是个经典游戏,他以前也玩过。有人通过监控在观察他的反应,这也使他知道自己在参加游戏测试。
斋藤办公室的对话,是基于他对斋藤公司的了解,而虚拟出来的,因为Sonja告诉这是开发恐怖游戏的公司,而且他自己也玩过《哈莱克魅影》。在进入测试之前,都没有人告诉他这是恐怖游戏测试,但是根据先前的印象,Cooper虚拟了与斋藤的对话,斋藤告诉他将是一个恐怖游戏测试。
于是,他虚拟了一个在安全环境里直面最深刻恐惧的游戏。
进入《哈莱克魅影》宅子后,他开始虚拟的蜘蛛、小时候欺负他的恶霸,蜘蛛在飞机上和斋藤公司都看到过,小时候恶霸的穿着,也看到过,但是,这两者都没有真正吓到他,因为他虚拟的是影像。然后她又虚拟了Sonja到来,这时候,有点让他开始害怕,虽然他内心的Katie一直在告诉他宅子里的一切都不能真正伤害到他。但是他却感受到了Sonja的身体,刀伤的痛,为什么能虚拟的如此真实,因为他曾经看到过那个骷髅,那个伤口也真的曾经痛过。
他想停下来,但他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恐惧中了,恐惧升级了,他虚拟了他像他父亲一样失忆了,忘了他母亲的样貌,忘了他母亲的名字,忘了Sonja,甚至忘了他自己。令人舒一口气的是,他虚拟这个游戏在恐怖中结束了。他虚拟了他很庆幸从恐怖游戏中摆脱出来。他可以回家了!
可惜,这不是简单的虚拟现实,这是“加在现实之上的层次”,Katie在测试开始的时候说过。所以,他其实没有摆脱出来,他还沉浸在系统里。最后他已经完全沉浸其中,忘了在参加游戏测试,他以为回家了。于是悲剧就发生了。
其实,到最后系统都没有加载完,Cooper就跨掉了。我们可以说是这个系统虚拟现实做的太逼真了,导致Cooper的奔溃。但事实上,真正压垮他的是,他对现实的看法和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,对Sonja的不完全信任,对斋藤公司的各种猜测,父亲死后对自身的担忧,对妈妈的逃避和内疚,这些都是他自身的现实,这个系统强化了他对这些人和事物的判断和想法,挖掘他内心阴暗的一面,让他越陷越深,不能自拔。
最后,他被自己击垮了。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,无法完全相信一个人,也无法完全相信一个大公司的操守,最亲近的人的离去,会给我带来内心的创伤。所以说,人都是很脆弱的,也是经不起推敲的。为什么有些人会从一个死胡同里走不出来,就是他自己一直在强化他的某一个点。

      这一集细节爆表,不注意细节就很难看懂全剧,比如,注意看时间的细节,你才能看出,Cooper偷拍照片这一节其实已经沉浸在游戏里面了,这是全剧唯一的插叙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袁漫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     从进白房子植入mushroom,连接电脑系统开始,接下了的一切都是系统在读取Cooper的意识,他的记忆和内心都被一点点地挖掘,最终被“增强的现实”击垮。最后的事实是整个过程只有0.04秒。在0.04秒的增强现实中,Cooper就被击垮了!为什么是0.04秒?也许就是电影一帧的时间。

     让我们来看看Cooper是如何被自己击垮的。

      Cooper是一个没有明确人生目标的人,他看似喜欢冒险,但是,事实上,他的内心是脆弱的,因为父亲死于阿尔茨海默病,所以他其实也很担心自己会得这个病,于是去世界各地旅游,不是为了寻找自我,只是希望能留下点记忆,但是其实,旅游也没有改变他什么。内心的脆弱依旧,逃避现实依旧,不愿意接妈妈电话,不愿意给妈妈打电话。

      进了斋藤公司,一路也很紧张,从他不停就讲话就可以看出来!

       游戏测试开始。你会看到,里面的每一个人物的语言行动都依据他内心对那个人的看法,想象出来的,都是他内心的映照。整个斋藤公司里的人,包括Katie和斋藤都不知道在这0.04秒里,Cooper经历了什么。游戏测试就是对Cooper当前理解的现实的增强。

       偷拍照片,这是Sonja告诉他的生财之道,于是,他做了,还得到提示:会做了小手术。就是mushroom的植入。两个都是现实的反映。在进入游戏之前,他想拍照,但是没有成功,因为Katie回来的太快了。进入游戏之后,马上虚拟了这些。

       打地鼠,这是对常规的游戏测试的虚拟。打地鼠是个经典游戏,他以前也玩过。有人通过监控在观察他的反应,这也使他知道自己在参加游戏测试。

       斋藤办公室的对话,是基于他对斋藤公司的了解,而虚拟出来的,因为Sonja告诉这是开发恐怖游戏的公司,而且他自己也玩过《哈莱克魅影》。在进入测试之前,都没有人告诉他这是恐怖游戏测试,但是根据先前的印象,Cooper虚拟了与斋藤的对话,斋藤告诉他将是一个恐怖游戏测试。

      于是,他虚拟了一个在安全环境里直面最深刻恐惧的游戏。

      进入《哈莱克魅影》宅子后,他开始虚拟了蜘蛛、小时候欺负他的恶霸,蜘蛛在飞机上和斋藤公司都看到过,小时候恶霸的穿着,也看到过,但是,这两者都没有真正吓到他,因为他虚拟的是影像。然后她又虚拟了Sonja到来,这时候,有点让他开始害怕,虽然他内心的Katie一直在告诉他宅子里的一切都不能真正伤害到他。但是他却感受到了Sonja的身体,刀伤的痛,为什么能虚拟的如此真实,因为他曾经看到过那个骷髅,那个伤口也真的曾经痛过。

      他有点把自己吓到了,他想停下来,但他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恐惧中了,恐惧升级了,他虚拟了他像他父亲一样失忆了,忘了他母亲的样貌,忘了他母亲的名字,忘了Sonja,甚至忘了他自己。令人舒一口气的是,他虚拟这个游戏在恐怖中结束了。他虚拟了他很庆幸从恐怖游戏中摆脱出来。他可以回家了!

       可惜,这不是简单的虚拟现实,这是“加在现实之上的层次”,Katie在测试开始的时候说过。挖掘的越深,他就越忘了游戏的存在,所以,他其实没有摆脱出来,他还沉浸在他自己的意识里。最后他已经完全沉浸其中,完全忘了在参加游戏测试,他以为回家了。于是悲剧就发生了。

       其实,到最后系统都没有加载完,Cooper就跨掉了。我们可以说是这个系统虚拟现实做的太强大太逼真了,导致Cooper的奔溃。但事实上,这个系统有没有完全发挥作用,还不是很确定呢!真正压垮他的是,他对现实的看法和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,对Sonja的不完全信任,对斋藤公司的各种猜测,父亲死后对自身的担忧,对妈妈的逃避和内疚,这些都是他自身的现实,这个测试强化了他对这些人和事物的判断和想法,挖掘他内心阴暗的一面,让他越陷越深,不能自拔。

      最后,他被自己击垮了。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,无法完全相信一个人,也无法完全相信一个大公司的操守,最亲近的人的离去,会给我带来内心的创伤。人都是很脆弱的,也是经不起推敲的。为什么有些人会从一个死胡同里走不出来,就是他自己一直在强化他的某一个点。

本文由118kj开奖记录发布于合作伙伴,转载请注明出处:您哪些被你和谐击垮,怎么着被自身击垮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