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毒品

没有科技,吃瓜群众照样会把潘金莲骂死,照样会被希特勒号召。

《黑镜》前两季的全英班底制作,叙事和构思是带着浓浓的英国色彩,短小精悍,震慑人心。这个英国本土成长起来的成熟IP,第三季的制作和播出被行业标杆Netflix拿走。英剧到美国人手里,都变成了套路。

如同手中的加冰威士忌被换成二锅头,烈,可能会来得太快。

不过不是第三季太烂,而是前两季太好。

《黑镜》最早是英国电视界的小弟Channel 4开发的,这是一家内容上敢尝试、注重娱乐和批判的电视台。《黑镜》的编剧Charlie Brooker是Channel 4的主持人,以讽刺、调侃成名,《黑镜》有那么点自嘲的意味在里面。

拍科幻,美式的灭顶之灾下,人性往往被概括得过于简单,有疏离感;英国人喜欢在当下现实上做延伸,一切似乎明天就会发生,会生成深深的恐慌,如看一部惊悚片。有学者评价:英国的社会处处是超现实的,这是英国的传统。《黑镜》需要说出那层超现实的哲学意味,只能是英国人来拍。所以第三季看着有前两季余韵的部分,都是英国导演,美国导演的部分,充满血腥、犯罪,和最致命的过分戏剧化。

说《黑镜》是这个时代的《1984》+《楚门的世界》,并不为过。每集都是一个不同的未来场景和现实,“但都是关于我们当今的生活方式,如果我们愚蠢,十分钟之后就会是这样。”

但我更喜欢它表达的这一层意思:人性从来不因社会发展而变得更好或更坏。

科技是毒品吗?

人性才是人人都在吸,且永远戒不掉的毒。

我们从小就背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可惜这是老祖宗的一个弥天大谎。人性本恶,这就是为什么新妈妈会抱怨小孩难养。善不是天生的,是进化的结果。进化的本质是优胜劣汰,所有利他行为,是因为利于生存而产生。所以西方有句谚语:正因为人性本恶,所以民主是必须的;正因为人性向善,所以民主是可能的。

第三季《黑镜》和前两季一样,主要从三个角度谈了人性:乌合之众、爱与存在、自由意志。

《Hated in the Nation》描摹了社交媒体下的吃瓜群众。物种灭绝的时代,科技成为最后的希望,创造出了能自我繁衍的机械蜜蜂。可惜小蜜蜂被黑客利用,和大众玩起了社交游戏,只要在twitter上发起#Death to XXX#的话题,被置顶的那个人,就将被机械蜜蜂杀死。

社交媒体上,人人皆有旁观者和参与者的身份,统统“陷入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对正义的幻觉”。于是我们看到三个引起公愤的人命丧黑科技之下,想象下被老虎咬伤的姑娘,过街被打的马蓉,永远洗不白的陈赫,真的被大家喷死的场景,就这么在剧里发生了。然而黑客的目标不是这些“人民公敌”,他控制了全国成千上万只机械蜜蜂,把所有参与#Death to XXX#的键盘侠们通通杀死,吃瓜群众的尸体堆满了一个硕大的厂房。

对乌合之众的批判,前两季的《The National Anthem》、《White Bear》、《Waldo Time》都有过。政治和道德是除宗教外,能掀起大规模运动的最好途径。可是这两者和科技有直接因果关系吗?没有科技,吃瓜群众照样会把潘金莲骂死,照样会被希特勒号召。

讽刺的是,这可能就是人类在某种程度上高于其他物种的原因,我们以精加工的信息、思想、态度来站队,而不仅是地盘、食物和雌性。人的归属感是天生的,独立性是后天形成的,在很多时候天生的本能盖过一切。这关科技什么事儿呢?

所以才有《十二怒汉》这样的电影,正义感被绑架的后果很可怕。但更可怕的是,只能说,我很庆幸目前我们没有民主。

《San Junipero》诠释了爱与存在的问题,类似于第二季的《Be Right Back》,同是Owen Morris导演,英国味道最正。两个姑娘,肉身将逝,相爱于虚拟空间,一个愿留,一个想走,《Be right Back》中的女主以虚拟声音和仿真机器人代替离世的爱人,两集都深入讨论了爱如果发生在虚拟载体和空间,是否还是爱的问题。

为什么说这集英国味最正,不仅是叙事和结构秉承英式慢悠悠风格,更是结尾它没有进行非黑即白的裁决。美剧喜欢给人物和故事定性,少了人性在善恶间的浮动。但最爱设定标准的英国人,在影视人物上反而喜欢留空间。每个人物如一款产品,有缺陷,才有戏。

所以这一集是整个第三季中最让人愿意去回味的一集,没有清晰的结局,观众才会以自身认知去想象,才能和故事产生深度连接。

爱和存在是每个人都会遇到、但鲜有意识到的问题。要不要为对方改变,要不要让对方改变,是永远端不平的两杯水。当所有的人性和现实的坑都被填平,爱无需再磨合,如同生命不再有死亡,大概才是最可怕的。同理,这个问题依旧和科技无关,故事里的黑科技只是把一个变量给控制了,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变量最惊心动魄的波动。

《Nosedive》、《Playtest》、《Shut up and Dance》、《Men against Fire》这四集说的都是自由意志,当自由意志受到他人评价、自己回忆、恐吓胁迫和他人意志的挑战,我们有多大程度能够维持自由意志。之前的圣诞特辑《White Christmas》在这点上的讨论,远胜过第三季的这四集,因为后者的人物和故事一点想象都没有,结局把人性框得非常死。

《White Christmas》像下象棋似的展现了人的意识和肉体的关系,人的社会性和独立性的问题:如果那个著名的科学理论“缸中之脑”变成现实,人到底还是人不?(缸中之脑理论由美国当代哲学家希拉里·怀特哈尔·普南特提出,假设将大脑从人体取出,放入装有营养液的缸中,同时计算机向大脑传递信号,并给大脑信号反馈,大脑将体验到高仿真的虚拟现实)如果人类的情感和意志被数据化、工具化,它可以被称作人吗?

这些问题可以归结为“你的脑子对你有多重要”,如今我们都知道人没有独立判断能力是多羞羞的事情,所以越来越多人想要在世俗中逆行。可裸辞去看海真的比在办公楼看海更高级吗?那也许不过是大众媒体营造的高级。是科技剥夺了我们思考的自由吗?是人的社会性注定我们没有绝对自由的意志,否则哪来的全民健身、全民创业风潮。而当我们批判社交媒体在过分加强人的社会性,谁又能摆脱社会性呢,如《黑镜》中被全世界屏蔽,可能更痛苦。

前两季播出时,国内有媒体评价:来自资本主义发源地的《黑镜》,对于整个现代西方文明的未来,似乎并不乐观。要我说,《黑镜》的核心和未来、和科技毫无关系,它只是用黑科技来夸大现实,说的分分钟是亘古不变的人性的复杂与狗血。

就像电讯报如此评价编剧Brooker:representing abstract present-day moral predicaments in visceral, sometimes horrifying ways。《黑镜》展示的是现实中人性的窘境,而这种窘境早在科技诞生之前就已存在。当吃瓜群众谈论宝宝离婚和围观美国大选,《黑镜》就已经不是电视剧了。

希腊神话皆乱伦,金瓶梅里无好人。千百年前就是这样。

文明再发展,人性依然如此。

说一段英伦岛国的非同寻常
过一种如花在野的自由自在

@米字橙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老姑娘小呈子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118kj开奖记录发布于118彩色厍图库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有一种毒品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